咨詢熱線 : 13984889804 汪主任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紅色文化 > 山之上,國有殤-走進息烽集中營
山之上,國有殤-走進息烽集中營
時間:2018-08-27  點擊: 347 次

走進息烽集中營,令人震驚。

人性的惡一旦被某種私欲、某種野心所蠱惑,就變得比魔鬼還魔鬼,比獸性還獸性!當中國人民正在為國家的生死存亡與日寇展開血拼之際,在這里,國民黨特務卻沉浸在殺戮共產黨及愛國志士的罪惡當中……

楊虎城、黃顯中、車耀先、宋綺云等一大批愛國將領、共產黨精英,沒有死在與日本侵略者搏殺的戰場上,而是死在了國民黨特務的屠刀之下,這是何等的悲哀!

8月下旬,我隨龍江作家團來到息烽集中營革命歷史紀念館。此前,我一直以為重慶的白公館和渣滓洞是國民黨最大的秘密監獄,來到貴州的息烽集中營才得知,息烽集中營才是國民黨最大的殺人魔窟。就像納粹的集中營,人們都知道奧斯維辛,卻很少有人知道德國的薩克森豪森集中營才是納粹集中營的總指揮部,諸多重大殺人決策都是從那里發出的。

息烽集中營是國民黨所建的三所秘密監獄中規模最大、管理最嚴、等級最高的一座監獄,另外兩所是望龍門監獄、白公館監獄,前者被稱為集中營中的“大學”,后者則被稱為“中學”和“小學”,可見其等級之高及規模之大。

1938年10月,正是日寇全面侵華、大片國土淪陷、國府南京岌岌可危之際,“西安事變”之后,蔣介石被迫接受了共產黨提出的“停止內戰,一致抗日”的主張,并建立了“抗日民族統一戰線”。但是,蔣介石絲毫沒有放棄消滅共產黨的決心,不但沒有釋放關押在監獄里的大批政治犯,而且下令將關押在“南京新監”的大批共產黨人、愛國人士,秘密轉押到武漢,從武漢又轉押到湖南益陽,最后押到了貴州息烽。

息烽,地處黔中腹地,遠離城市,人口稀少,四面環山,縣城僅2000多人。息烽集中營,地處息烽縣城南6公里的陽郎壩貓洞,占地面積57124.4平方米,人們又稱其為貓洞集中營,即藏虎的洞穴。除了貓洞集中營本部之外,還有專門用來關押楊虎城將軍及其家屬的玄天洞。而且,蔣介石下令把軍統直屬的特訓班等16個機構,全部轉移至息烽縣城,僅有2000人的縣城,居然駐扎著軍統15000人,將近縣城人口的8倍。

軍統特務用“忠、孝、仁、愛、信、義、和、平”8個字,給息烽集中營八個監舍命名,美其名曰“忠齋”“孝齋”“仁齋”等等,加上“特齋”監舍,共9棟52間監舍。除關押女犯的“義齋”和關押非共產黨人和愛國人士的“特齋”之外,其余7個監號全部設在內圍墻里。圍墻內有一個天然的溶洞,即貓洞,那是特務們專門用來刑訊的地方,在貓洞里,無論受刑者怎樣喊叫,外面都聽不到,究竟有多少人慘死在貓洞里,已無從考證。1946年國民黨特務撤走時,將貓洞封死了。

息烽集中營第一任主任是軍統少將何子楨,一個兇惡殘暴、嗜血成性、被稱為屠夫的劊子手,軍統頭子戴笠對他并不滿意,后來換成軍統內有名的“書生殺手”“笑面虎”少將周養浩,也就是《紅巖》小說中特務頭子沈養齋的原型。

周養浩、沈醉和徐遠舉三人,被國民黨稱為“軍統三劍客”。周養浩與特務頭子戴笠、毛人鳳是同鄉,并娶了毛人鳳的侄女為妻。解放后,周養浩在撫順戰犯管理所關押了20多年,直到1975年特赦。而罪大惡極的何子楨卻不知去向。

走進陰森、恐怖的集中營,看到一幢幢陰暗、潮濕的監號,不由得想到被折磨得不成人樣的英烈們,擠在沙丁魚罐頭般的床鋪上,如何熬過了數年的漫漫長夜?看到院子里的木籠子,不由得想到先烈們被塞進木籠里,在三四十度的高溫下接受暴曬懲罰,每當結束時,拽出來的常常是幾具直挺挺的尸體。走進集中營,不禁想到裝瘋的韓子棟,如何在特務面前裝瘋賣傻十幾年……

1938年到1946年,在息烽集中營存在的8年里,先后關押了1220名中共黨員、愛國人士、進步青年及少數國民黨的冤屈者,其中140人被釋放,600多人被殺害或折磨致死,400多人下落不明。

面對國民黨特務的嚴刑拷打與收買,英烈們用“威武不屈、貧賤不移”的精神,詮釋了生命的價值,展現出民族的精神。

羅世文烈士,吟誦著“英雄夸統一,后笑是何人”的詩句走向刑場。而他和車耀先烈士面對監獄主任周養浩所實施的懷柔與收買,卻指著滿桌豐盛的菜肴,厲聲道:“今天的酒席很豐富,但都是你們搜刮來的人民血汗。我不能用人民的血汗來灌滿自己的腸胃!”說罷,二人昂首挺胸揚長而去。羅世文在重慶犧牲前,把身邊的一萬多元錢交給戰友,留作今后獄中秘密行動時的費用。

多才多藝的張露萍年輕美麗,周養浩想占有她,以呈請上峰釋放來誘惑她,回應他的卻是一記響亮的耳光,伴隨著一句驚天動地的怒吼:“周養浩,瞎了你的狗眼,你認錯人了!”周養浩色心不死,批她200元特別費讓她去領,她連看都不看,當場將條子撕得粉碎。1945年7月14日,張露萍與6名共產黨員被押赴息烽快活嶺處決,他們高唱著《國際歌》奔赴刑場。在刑場上,劊子手第一槍沒有打中她,她大罵劊子手:“笨蛋,朝我的胸部開槍!”隨后,她喊出了24歲生命中最后的吶喊:“打倒蔣介石!”“打倒國民黨反動派!”“中國共產黨萬歲!”

張露萍并不是最小的烈士,最小的烈士是《紅巖》小說中“小蘿卜頭”的原型,楊虎城將軍的秘書宋綺云夫婦的小兒子宋振中。他跟隨父母在監獄里度過了8年,隨父母在戴公祠被特務殺害時,年僅9歲。

走進陰暗、潮濕、到處滴水的玄天洞,我無法想象楊虎城一家被囚在這巖洞里,如何熬過了漫長的8年歲月?難怪楊虎城夫人會精神失常,最后慘死在國民黨特務的毒針之下。

走進這血染的歷史,傾聽著歷史的回聲,那是烈士們留下的詩抄:

“蕭蕭易水有荊軻,千古猶傳不朽歌。此日暫拋兒女態,莫將歲月再蹉跎?!?(黃顯聲將軍)

“晉北大風起,東南戰血多;誓摧銅馬盡,還我舊山河?!保罨⒊菍④姡?/p>

“你們這些狗東西也活不了幾天了,人民就要審判你們了!”這是許曉軒就義前,向劊子手們高喊的最后一句話。他就是《紅巖》小說里許云峰的原型。

寫到這里,我不禁想到文天祥就義前,留下的那句千古絕唱:“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毕氲綈蹏麑⒓櫜土x前寫的那首詩:“恨不抗日死,留作今日羞。國破尚如此,我何惜此頭?!毕氲阶T嗣同就義前在獄中墻壁上留下的絕命詩:“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昆侖?!?/p>

正因為有這樣一批寧死不屈的民族脊梁,支撐著中華民族的擎天大廈,所以古老的中國才走到今天。

解放后,息烽集中營只有30人被追認為革命烈士,更多慘死在這里的人,無法弄清他們的身份和名字,他們只能永遠長眠在魔窟里,成為那個時代的犧牲品——國民黨特務屠刀下的冤魂野鬼。

最近,我在作家李延國、李慶華的報告文學《根據地》一書中,看到韓子棟與原軍統特務沈醉之間的一段故事,很是感慨。

韓子棟是《紅巖》小說中“瘋子”華子良的原型,他在國民黨的監獄里被關押了14年,在軍統特務的眼皮底下裝瘋十幾年,1947年8月18日從渣滓洞成功逃跑。他是1939年到1949年10年間,惟一一個從渣滓洞成功逃跑的人。

書中寫道:“十四年的監獄生活并沒有讓韓子棟屈服,反而愈磨礪愈透出其黨性的光芒,當審查后恢復黨籍的他被問到有何要求時,大難不死的韓子棟就說了一句話:‘只希望再活幾十年,親眼看到蔣家王朝覆滅,看到建成社會主義’?!?/p>

“文革”期間,韓子棟又被懷疑是國民黨安排假脫逃潛伏下來的特務,又被關進監獄14年。沒想到,為其出示證明,證明他不是假脫逃的證人,居然是原軍統特務頭子沈醉,即《紅巖》小說中的“嚴醉”。

當年,沈醉作為軍統局高級特務到渣滓洞視察,看到韓子棟在掃地,他回頭看了韓子棟一眼,韓子棟也回頭看了他一眼,這一眼居然沒有逃過特務頭子沈醉的法眼。沈醉問監獄長他是什么人,監獄長說他是瘋了的共黨嫌疑。沈醉命令監獄長:“關起來!真正的精神病人,看人癡呆呆的,他瞟我一眼,說明他神志清醒……”為了這一眼,韓子棟被多關了兩年,他被關起來仍然裝瘋。

后來,沈醉出版了轟動一時的《我這三十年》一書,他收到一封屬名韓子棟的來信,問他哪里能買到這本書。沈醉知道韓子棟就是當年自己回頭看了一眼的“瘋子”,更知道他就是《紅巖》小說里的華子良,立刻給韓子棟寄去一本《我這三十年》,并附上一封信,寫道:“嚴醉”沒有死,“華子良”也沒有瘋,我們倆人為什么沒有見面的機會呢?不久,已被平反昭雪、任貴州省政協副秘書長的韓子棟,來北京出差,應邀到沈家做客,一見面,沈醉向韓子棟深深地鞠躬謝罪,隨后二人相擁而泣。從此,兩位特殊的“冤家”成了要好的朋友。

沈醉,這位原國民黨中將軍統要員曾說過這樣一番話:“國家的分裂是在我們這一代身上造成的,應該在我們這一代身上結束。這樣,生對得起后代,死對得起祖宗。盡管我們過去走的路各不一樣,但從今天起,一個人是流芳百世,還是遺臭萬年,就看他為統一祖國是出了力,還是相反了?!?/p>

這是發自一位原國民黨高官的肺腑之言。

我曾采訪過定居在香港、當今活著的最后一名國民黨高級戰犯、國民黨少將蔡省三先生,他含淚道出的一番話,更是令人深省。

他在撫順戰犯管理所被宣布特赦,全部特赦人員在北京飯店開大會,讓他上臺發言,他上臺沒等開口就號啕大哭,老淚縱橫。他說:“我深深感到自己在中國歷史的悲劇中,不知不覺地扮演了一個悲劇角色,不知不覺地獻出了青春。我31歲被捕,在監獄里關押了整整25年。我今年56歲了。人生有幾個25年,又有幾個56歲呀?我的青春,我的大好歲月,我的前途,就這樣白白地葬送了!我衷心希望中國人不要再自相殘殺了!如果能達到這個目的,讓我蔡省三赴湯蹈火,也在所不辭??!”

寫到這里,我想起了國民黨元老于右任先生,妻在內地,他卻在臺灣,隔海相望,耄耋之年,他寫下一首傳誦海內外的悲歌《望大陸》: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陸;

大陸不可見兮,只有痛哭。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鄉;

故鄉不可見兮,永不能忘。

天蒼蒼,野茫茫;

山之上,國有殤!

寫到這里,我不禁思緒萬千,難以從沉重的歷史中醒來。

回望歷史,不僅是為了緬懷,更是為了以史為鑒。

蔣介石一心想消滅共產黨,最后將自己趕上了臺灣孤島。

寫到臺灣,不能不令人想到今天的臺灣當局,想到李登輝、蔡英文之流所耍的“臺獨”陰謀,想到為了中華民族獨立而犧牲的千千萬萬同胞,想到汪精衛、陳公博、周佛海等一批大漢奸的可悲下場……

記得香港回歸前,英國曾經派出三名香港親英人士,以“為民請命”之名跑到北京要求見鄧小平,妄圖說服中央不要收回香港。

鄧小平一見面,就毫不客氣地斥責他們:“你們不是代表香港民意來的,你們是代表英國人的利益來的!……1997年香港一定要回歸,我們不會受任何方面的干擾!”三個人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今天,我們站在歷史的至高點上,眺望中國浩浩蕩蕩、走向偉大復興的大好形勢,我們相信任何“臺獨”、“疆獨”、“藏獨”、“港獨”分子,任何妄想分裂中國的賣國賊、野心家,都將成為歷史滾滾車輪下的小丑,將被中華民族所唾棄。

國家統一是歷史的必然,違者只能被歷史巨輪輾得粉身碎骨,因為臺灣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


提交
遵義賢明紅色文化培訓中心,依托遵義紅色文化革命歷史資源和遵義紅色文化革命優良傳統,與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相結合,為全國各地企事業單位黨員干部和在校學生提供遵義紅色文化優良傳統教育培訓、遵義紅色文化,遵義紅色文化培訓,遵義革命培訓,遵義革命文化傳播,遵義會址紅色旅游等。 遵義賢明紅色文化培訓中心充分利用遵義獨特的紅色文化資源,致力于拓展企事業黨員干部和在校學生教育培訓有效途徑,遵循“質量第一,效益優先”等原則,探索出了一套新型教學模式,培訓內容豐富,培訓形式新穎、獨特,注重現場教學,有效地解決了
more >>

TOP

在線QQ

13984889804 汪主任

湖北11选5中奖技巧